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末世大佬在古代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章 解决瘟疫(2)

第二百二十章 解决瘟疫(2)

        哎呀,可算是把东西给出去了,要了他的老命了,这几日在这吃不好睡不好的,如果不是仙人的指示,他早撂挑子不干了!

        云老头心里暗自吐槽,东西给完张捕头后,麻溜的离开了这里,他们已经再村口隔离了三四日了,终于可以回去了!

        云老头可不知道,在村口的村长一脸诧异,他大哥啥时候会医术了?

        村长刚起了这个念头,突然想起他大哥是个童生,虽没考秀才,可才学那是真材实料的,读书人不都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嘛!

        他大哥会医术有问题吗?没有问题!

        村长就带着这样的想法,自己把自己说服了,同时还不忘给在场的那几个汉子说:“看看,你们看看,还是让家里孩子上学,你们看我大哥,都能跟坐堂大夫一样诊脉了,这开的方子更是将张捕头的瘟疫治好了!这都是从书本上学的!你们以后家里的孩子不说科举!就是认字读书,当个坐堂大夫都是杠杠的!”

        “对,对,你看云大伯一家都认字,家里的男娃们各个都厉害!”

        “可不是!我家金宝在云秀才那里学习,人都懂事起来了!”

        “.”

        村长的一句话,成功的将在场众人的话题带歪了!

        云老头也听到了,诊脉啥的他可以试试,但治疗瘟疫的方子可不能揽功劳,于是赶紧开口解释:“嗨,诊脉这个,是我家云北,从书肆买回来的一本古医书上教的,我也就学的一点,马马虎虎。”

        “这治疗张捕头的方子,可不是我开的,也是我看的那本医书上有类似的病症,想着家里人的安危,又看着草药都是一些常见的,就在家里熬制汤药喝!”

        “张捕头得瘟疫,也是我家老婆子猜测的,想着他从上河县那边来的,万一有个传染,那咱们一村子一百多口人就全完蛋了。”

        “我家老婆子就开口询问了一下病症,你们也都知道其他村子传来的消息,这嗓子干痒想咳嗽,口渴都是那些得瘟疫的人前期的症状,没想到张捕头还真得了,让张捕头喝汤药,全是抱了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没想到歪打正着,还真管用!”

        “也是看这几日,张捕头一直没有出现其他的症状,我才壮着胆子去给张捕头诊脉,没想到那本医书上教的方法还挺管用的,还真让我诊断出来了!我看那药方子能治瘟疫,这都是大事,当即就把方子给张捕头了!让他赶紧带给县令大人救治更多的人。”

        云老头把话都说清楚了,反正他可不能揽功劳,诊脉他刚给张捕头诊的时候,歪打正着用了内力,他还真诊出一些对方身体的情况,可让他开药,那是不可能的,万一让他堂弟和在场的人一宣传,那以后村里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来找他,他也不会开方子啊!这话必须解释清楚!

        大家听完云老头的话,这才明白,众人再一想云老头的话,那真是凑巧加运气好啊!当然他们也运气好,不好能至今安然无恙,别当他们不知道,其他村子可都有感染瘟疫的,也就他们村子目前没事!

        云老头说话的时候故意加大的声音,在不远处的张捕头也听见了,不管是不是歪打正着吧!反正县令大人要的方子到手了,当即跟村口的人告辞,翻身上马向上河县而去。

        张捕头得了东西急匆匆的走了,云老头和赵婆子也带着云溪回了家!

        人迹罕至的深山中,鹤发童颜的老道,盘腿端坐与一间石室的蒲团上,双目微闭,面前有一位同样身穿道袍的年轻人,恭敬的回答老道的问话。

        “现在,有多少县的人得了瘟疫?”

        “回禀师尊,现下紧挨福熙县的上河县、会平县、璞山县等都出现了瘟疫!且瘟疫还在向边境蔓延,用不了多久,边关也将沦陷。”

        “哦,已经如此快了吗?大周边境,让那边儿的人控制一下,别大周内还没乱起来,在把瘟疫蔓延到我们那边儿,用瘟疫之事让大周乱起,本就有伤天和,如果在牵连到我们,那就适得其反了!”

        “是,师尊,徒儿等会儿就下令。”

        “嗯,另外,解决瘟疫的主要草药可购买?”

        “回禀师尊,早在半个月以前,就安排人去云州府购买了,想必此时云州府就算有,也不会太多,哪怕去往别的府城购买,那也要过两三个月才能运到,更何况咱们的人随时看着呢!”

        “嗯,此事做的不错,等瘟疫在严重一些,我在出面解决,想必到时候由此功劳,就能进入大周庆王眼前了,到时候.”

        老道的话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似是觉的多言了,就对年轻的道士道:“没什么事了,你下去吧,继续让人看着点,别出了差错!”

        “是,师尊。”年轻的道士恭敬的退了下去。

        等人一走,老道从衣袍的袖子中拿出一个龟甲,来回摇晃了几下,将龟甲中的钱币撒了出来,右手来回掐算了起来,嘴里还嘀嘀咕咕不知说了什么。

        最后,似是算出的卦象结果,令他满意,面容都看着愉悦了不少,将龟甲收起后,摸了摸下巴上长长的胡须,似是又想起了什么,嘴巴倾吐:“遇玺则投,逢云则安,时来运转,心想事成!”

        “师傅临终前的卦象,究竟何意?明明已经投靠了玺云了,可并没有心想事成啊?难道时机不到”老道嘀咕完长长吐了一口浊气,又继续冥想起来。

        上河县,县衙。

        张捕头从云家离开,就快马加鞭的回到了县衙,而此时的吴县令已经卧病在床多日了,没错,他也染上了瘟疫,就在张捕头离开后,没多久他也出现了瘟疫的症状。

        张捕头去了云家村四日,吴县令的病也越来越严重,眼瞅着人都意识模糊了,终于,张捕头回来了。

        张捕头刚到县衙,就得知,吴县令,白县丞、以及新提上来的主簿都染病了,就连他手下的几个捕快也没幸免。

        有个县尉倒是幸免于难,可也害怕的躲在家中不敢出来,张捕头无法,只能自己和师爷下令,让没有感染瘟疫的士兵,和官差开始按照云溪那本手册来安置病人。

        虽然,吴县令前期做的安排也不错,可云溪的这本册子中的防疫手段更是详尽!等将人安排好了,发现居然没有药材,县城内大大小小的药房,找到的药材也就仅仅够县衙中,感染瘟疫的人两天的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