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将门枭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吴年欲擒故纵

第一百九十一章 吴年欲擒故纵

        当吴年走出军营的时候,前方左右聚集了大量的百姓,还有民兵、精兵在维持秩序。

        吴年转头四处看看,发现百姓们都是很愤怒,也很恐惧、不安。

        这些百姓并不想战斗,只想逃跑。

        之所以留在这里,是因为他给了他们一定的口粮。

        现在蒙元人打到江县了,距离北山堡只有一步之遥,他们害怕。

        吴年理解他们,但却还是叹了一口气。这个时代的百姓,多数还是愚昧的啊。

        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瘟疫,忘记了蒙元人造的罪恶,只顾自己,只顾眼前。

        “吴大人。当初说好的,您让我们在北山堡观望局势。如果蒙元人打来了,我们随时可以离开。现在您下令关闭城门,不让我们离开。这不是出尔反尔吗?”

        一名急的红眼,长的有些富态,身上穿着丝绸衣服的中年男人,指着吴年大叫道。

        吴年眸中精光一闪,转头看向了李勇。

        李勇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表示记下了。

        “没错。吴大人。我们都知道你是个好汉,想要抗击蒙元人。但这是你的事情,不是我们的事情。你不能要求我们也留下来与蒙元人拼命。”

        “何止是拼命啊,是被屠杀。战斗是当兵的事情,跟我们百姓有什么关系。打起来,我们只能被屠杀。”

        随着这名中年男人带动,四周的百姓也纷纷指责起了吴年,乱糟糟的一片。

        维持秩序的民兵、精兵都露出了怒容,还有北山堡的军户,拥护吴年的流民也是一样。

        “你们怎么不说。我们大人给了你们多少口粮啊。那是我们大人为了镇守北山堡准备的粮食,结果给你们吃了。再说了。早就跟你们说过了,现在去山海关的路上,人挤人,粮食价格很高,你们起码一半人要饿死在路上,进不了山海关,去了鬼门关。”

        “对啊,蒙元人是很凶没错。但被杀总比饿死强多了吧?你们这帮孬种,连拿起武器,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吗?”

        拥护吴年的军户、流民也不是吃素的,纷纷反击。

        那些反抗的流民,顿时语塞。但很快,他们又有人组织起来攻势。

        “你们说的倒是好听,不就是拿我们的命,去守备北山堡,守备你们的财产吗?就算路上饿死,也比当枪使好多了。”

        “是啊。就算路上饿死一半人,那还剩下一半不是能活?要是留在北山堡,我们得死光了。蒙元人会屠城的。”

        “快,快打开城门,放我们离开。”

        流民们情绪很激动,在几个带头的组织之下,群情激愤。

        现在北山堡内的二万人,是完全撕裂的。约有一半人要走,约有一半人拥护吴年。

        蒙元人只是到了江县,还没杀到北山堡。

        汉人就已经不战自溃了。

        虽然愚昧了一点,但也是汉人。

        而且吴年需要他们的力量。打仗的时候,需要有人打仗,需要有人种田的。没粮食,当兵也得饿死。

        吴年想了一下,转头得身后的刘武说道:“去把军鼓搬出来。”

        “是。”刘武应了一声,转身下去了。不久后,他带了几个兵丁,抬着一架很大的牛皮军鼓走了出来。

        正争论吵闹不休的百姓看到这一幕后,议论声小了许多,纷纷莫名其妙的看着吴年。

        你拿军鼓干什么?

        “咚咚咚。”吴年示意兵丁把军鼓放下,然后抽出了鼓槌,双臂用力,奋力敲击军鼓,鼓声从缓慢到急促,到最后鼓声震天,如阎王催命一般。

        现场的百姓,不管是支持吴年的还是要离开北山堡的,全部都被鼓声所震慑,鸦雀无声。

        吴年放下了鼓槌,转头看向百姓,淡淡说道:“不妨告诉你们。蒙元人不仅进入了江县,而且已经派兵包围了北山堡。蒙元人也是白水黑山之中走出来的山民,走山路非常快。”

        “你们走出北山堡,不用多少工夫,就会被杀个七七八八。”

        “你们想找死,我也不拦着。老李。打开城门,放他们离开。”

        吴年在旁边看的很明白,这帮贪生怕死之辈,跪下来求他们都未必行。不如加大火力,把外边说的很危险,再欲擒故纵,打开城门放他们离开。

        “是。”李勇深呼吸了一口气,立刻一声吆喝道:“来一队人马,随我打开南边城门。”

        说罢,李勇便真的带着一队人马,去了南边。

        这时候,百姓们反而没人动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似乎。呆在北山堡比较安全?”

        “如果外边的情况是这样危险的话,吴年会不会利用我们吸引蒙元人的注意力,然后集中军队,自己突围呢?”

        这些流民心里头,疑神疑鬼了起来。

        “没人走吗?现在不走,以后可就再也没机会了。谁敢闹事,就别怪我手中的钢刀,不吃斋念佛了。”

        吴年一双虎目环顾流民们,气势煊赫。被他眸光扫视到的流民,纷纷畏惧的低下头去。

        那几个带头的刺头,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做了缩头乌龟。

        “另外。之前我不是任命了亭长,每个亭长管理五百人吗?你们这些亭长是吃素的吗?吃我的给的俸禄,还管不了人?以后还有类似的事情,我就先杀了亭长。”

        吴年冷笑了一声,语气表情越发凛冽了起来。

        人群骚动了一下,那些个吃俸禄的亭长都打了一个激灵,脸色苍白,露出了畏惧之色。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看到这一幕后,吴年呼吸了一口气,语气缓和了一下,沉声说道:“诸位。我吴年你们都知道,说一不二的人。我更是辽东汉人,不会让我的乡亲去送死的。回去吧。”

        流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不知道是谁先走的,三五成群的离开了这里,回去了自己的住地。

        吴年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把李勇叫了回来。

        “去调查那几个刺头。到底什么来路。”吴年低声吩咐道。

        “是。”李勇点了点头,立刻下去了。

        “这就是乱世啊。我不仅要带兵,还要管民。”吴年双手叉腰,抬起头来看向蔚蓝的天空,心中叹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占据了江县的蒙元人,开始策划干掉吴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