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将门枭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诸将争功

第一百九十二章 诸将争功

        蒙元人杀到了江县之后,半边张就自动分裂了。

        有一半的族人南下通过山海关,前往楚国腹地避难。一半跟随张有为、张布顺滑的投降了蒙元人。

        这是地方豪族的老传统,两边下注。

        而且这样一来,半边张留在楚国的官员,也不会受到太大的波及。

        张布是整个辽东有数的好汉之一,曾经前往蒙元与蒙元勇士交流切磋马战,连蒙元皇帝蒙巴都听说过他的名字。

        半边张还一直与蒙元人做交易。

        双方是有信任基础的。

        蒙元人十个万户南下,攻打辽东五府三十二县。其中一个万户名叫多达尔,是蒙元皇族宗亲。

        有个汉名叫金桓山。

        这一次蒙元皇帝蒙巴任用亲汉的代亲王为主帅,释放出了一个明显的信号,要以皇朝的身份,取代楚国,统治汉人。

        这一次南下的蒙元大将,基本上都有汉名。

        这位金桓山万户进入江县之后,就拿出了蒙巴皇帝给的任命文书、印信,拜张布为汉人万户。

        张布为了表示感谢,在府中设宴,款待金桓山与其麾下的千夫长,到场的还有张布的十个亲信。

        一共两个大圆桌,汉人与蒙元人坐在一起,气氛有点不太好。

        蒙元人与汉人的身材倒是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蒙元人的平均颜值丑了一点,但是蒙元人杀气很足,而且很傲。

        他们眼高于顶,轻视汉人,而且不加掩饰。

        与蒙元人坐在一起,汉人们很是尴尬。

        金桓山生的面容英俊,肤色白皙,身材不高,也不壮,属于中等。做汉人打扮,看起来仿佛汉人的王孙公子。

        传闻金桓山的生母,就是其父南下劫掠走的汉人美女。

        别看他这个样子,其实武力值爆棚。

        不知道是不是生母的缘故,金桓山比较亲近汉人,对张布也比较客气。他先举起酒杯,说道:“张将军。这一次皇帝命我们南下,得手后分别镇守辽东五府三十二县。”

        “皇帝让我们这些万户,每府举荐二人做汉人万户,领兵。”

        “张将军是应庆府的二位汉人万户之一,还是皇帝亲自任命的,简在帝心,实在可喜可贺。”

        蒙元十个万户南下,基本上控制了辽东,只有少数地方还在负隅顽抗。

        这些蒙元万户,得帮朝廷精选十万汉兵,分别镇守五府三十二县。

        既是提拔汉人,争取汉人,也是为了日后进攻楚国山海关做准备。

        张布意气风发。

        虽说张家在辽东江县号称半边张,但在整个楚国是属于地方小豪强而已。现在他一跃成为十个汉人万户之一,等于是一步登天。

        他对蒙元朝廷也是感激肺腑,可以肝脑涂地。

        “多谢将军赞赏,多谢陛下提拔。”张布深呼吸了一口气,却难掩脸上红光满面,诚恳举起酒杯,说道。

        金恒山微微一笑,与张布碰了碰杯,一起喝下这杯酒。

        汉人千夫长与蒙元千夫长的关系不太好,但是这场酒,金恒山、张布吃的却是极好,宾主尽欢。

        等吃饱喝足后,二人领着众人来到了堂屋坐下。

        张布、金桓山上座,其余千夫长汉人、蒙元人坐在左右两侧,泾渭分明。

        “张将军。应庆府位于辽东南方,守备这里的将门烂透了,又久不打仗。沿途卫所望风而降。但我听说北山堡的吴年,招募流民,拒守城池,拒不归降。还听说,你与他有恩怨?”

        金桓山的脸色严肃了起来,转头问道。

        张布闻言当即抱拳,说道:“金将军放心。我马上率领本部三千精兵,去把北山堡平了。”

        半边张的家兵,加起来也就这么多了。他这个万户大将,还名不副实,得慢慢征兵,发育起来。

        “不必了。将军当务之急,还是以招兵买马,训练精兵为主。就出几个向导吧。毕竟我们是外来人,对地形不熟悉。领兵作战,我让我的千夫长去办了。”金桓山却是早有主意,笑着摇头说道。

        张布有点不甘心,但不敢反抗,只能点头答应。

        金桓山为这件事情定下基调之后,抬头看向自己麾下的千夫长们,说道:“吴年杀了朱长天的事情,想必你们也听说过了。与他斗将单挑你们占不到便宜。你们要考虑清楚,轻易不要与他斗将。谁出阵。攻下北山堡,堡外的田地、豪宅,就是谁的。”

        金桓山相对来说温和,但是打仗哪里不给属下利益的。

        圈地,让汉人做奴婢。

        这是蒙元人在辽东的套路。他们要让蒙元人,深深的扎根在辽东,经过一二代人经营之后,就可以积蓄兵力,攻打山海关了。

        谁会嫌弃土地多?

        在场的蒙元千夫长,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

        “将军。请派遣我去吧。我只要三天时间,就可以平定北山堡,宰了吴年的头,来献给将军。”

        “嘿,三天?亏你说的出口。我只要两天。”

        “什么?两天?我兵马杀到北山堡,就可以攻下城池了。”

        千夫长们为了北山堡外的田地,堡内的宅子,还有金银财货,汉人女人,互相之间就像是有杀父仇人一样,红着眼睛看着彼此,吹胡子瞪眼。

        乱糟糟的,看起来像是土匪窝子。

        但是金桓山并不以为意,就是这份贪婪、欲望,这种对战争永不满足的状态,才是蒙元人所向披靡的根本。

        一群绵羊站的再整齐有什么用?

        一群狮子互相看不顺眼,但却能拼死冲杀,才是所向无敌的。

        金桓山觉得有一个想法很妙,转过头对张布笑着说道:“请将军让下人去拿笔纸、剪刀来。”

        张布有些惊讶,心想。“弄那些个玩意干什么?”

        但他很顺从,应了一声,下去吩咐了。不久后,一名女婢巍巍颤颤的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畏惧的看着一边的蒙元人。

        蒙元人看到这个女婢,也是双眸放光,似要将女婢给吃了。

        女人,还是汉人女人长的俏啊。

        他们到达了辽东,就像是来到了花花世界了。

        女人、土地、金银,逍遥快活。

        很快女婢走了,蒙元人收回了眸光,又摩拳擦掌,彼此看不顺眼起来。

        金桓山没有卖关子,拿起剪刀把纸裁剪成为大小相同的十份,其中九张是白纸,只有一张画了一个圆圈。

        他站起来左右看了一下,拿起了旁边的陶瓷花瓶,把纸折叠好放进去,才笑呵呵说道:“我们抓阄吧。”

        “谁抓到谁去。北山堡、吴年的人头也就是谁的。”

        仿佛到了,吴年就死了。

        谁去都是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