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科幻小说 - 深海余烬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章 边缘触碰

第五百八十章 边缘触碰

        萨拉·梅尔现在已经不在意他的早餐了。

        这位曾经历过无垠海上数不清的奇诡异状,面对过腐化与死亡的重重挑战,在风暴尽头开拓出一座城邦的前传奇探险家罕见地露出了不安的表情,他在座椅上眉头紧锁着,而一种久违的不安阴影正在他心底弥漫开来。

        他熟悉这种不安感——这是当巨大的、人智难以理解和对抗的诡异危险逐渐靠近时,直觉向自己发出的警告。

        他并没有怀疑露克蕾西娅的讲述。

        因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跟这位“海中女巫”打交道了——尽管有数不清的远洋船长和边境探险家将这位女巫视作无垠海上的阴影之一,对其古怪脾气和危险力量万分忌惮,但萨拉·梅尔很清楚,“海中女巫”终究是站在凡人这一侧的。

        餐厅中安静了很长时间,萨拉·梅尔终于结束了沉思,他抬起头:“目前为止,尚无人报告昨夜的异状——不管是本地的精灵居民,还是异族的旅居者,都没人察觉您提到的那场梦境。”

        “按照我父亲所见的情况,街区中出现的异状非常明显且规模庞大,如果真的有部分城区仍处于正常状态,那么那些‘正常’城区中的居民不可能注意不到临近街区的异常情况,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昨夜……整座轻风港都曾入梦。”

        露克蕾西娅的最后一句话让萨拉·梅尔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寒意,但理性仍让他下意识地思考着这一切在逻辑上的违和之处:“您提到,现实世界中的城市建筑曾被梦境中蔓延出的‘侵蚀实体’覆盖甚至寄生,有巨大的植物贯穿了楼体和路面?这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没有留下痕迹,在太阳升起之前,现实世界便恢复了原状。”

        萨拉·梅尔听着,紧皱眉头沉默不语,似乎再次陷入思考。

        “您想到了什么?”露克蕾西娅在一旁好奇地问道。

        “……或许我应该派人去检查一下全城的瓦斯计量表和电表读数,还有夜间工厂的运行情况,”萨拉·梅尔一边思索一边说道,“城邦在夜晚并不是静止的,有许多昼夜不停的机能在确保城市的运行,比如瓦斯、电力和蒸汽这三大支柱,它们又有对应的夜间监控和巡视人员……

        “所以这就有了问题:当那个梦境降临的时候,这些人去了哪?本该由他们操控的机器又处于什么状态?另外还有各学院的守夜学者,他们很多都需要周期性地记录自己的工作状态……”

        萨拉·梅尔说着,停下来思考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另外还要想办法确定这场异常现象的覆盖范围到底有多大,是局限于轻风港本岛,还是蔓延到了近海的巡逻舰队,甚至蔓延到了‘坠落物’那边……”

        这位执政官一边说着,一边从桌子后站了起来,在餐桌旁走来走去,并不时停下来凝重思考。

        他似乎完全忘记了现场还有个“海中女巫”。

        露克蕾西娅对此则见怪不怪,她知道,这位执政官在成为城邦统治者之前首先曾是一位杰出的冒险家(虽然比不上父亲),而一位杰出的冒险家是懂得如何跟各种超凡异象打交道的。

        轻风港能在最靠近边境海域的地方繁荣至今,这位执政官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父亲交待的事情已经做完了——露克蕾西娅站起身,没有打扰已经陷入思考的执政官先生,她的目光扫过眼前的餐桌,顺手拎走了一瓶还没开封的香料酒,随后身影便砰然化作纷飞的彩色纸片,打着旋穿过屋顶,消失在房间中。

        又过了一会,萨拉·梅尔才突然反应过来,一边转身一边慌忙开口:“啊,抱歉,我走神了,露克蕾西娅女士,你要不要留下吃点……”

        他愣愣地看着桌子对面那把已经空荡荡的椅子,以及刚才还放着自己珍藏好酒的地方——那里现在也空荡荡的。

        “……又这样?!”

        ……

        “桶的数量有变化?”船长室内,听到爱丽丝急匆匆跑来跟自己汇报的情况之后,邓肯不禁诧异地又确认了一遍。

        “对啊对啊!”爱丽丝连连点着头,“我数了好几次的!肯定没有数错!而且也绝对没有记错,那些桶都是我自己搬过去的。”

        爱丽丝当然不会说谎,至于弄错了数量……她应该也不至于在这么简单的事情上犯错。

        略作沉吟之后,邓肯从航海桌后起身:“带我过去看看。”

        爱丽丝毫不犹豫地回应:“好!”

        航海桌边缘的山羊头动了起来,它朝邓肯的方向转过脑袋,语气中带着些许迟疑:“船长,那我……”

        “你继续掌舵,”邓肯立刻说道,接着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不必担心其他事情,就像我刚才说的,交给我处理。”

        “是,船长。”

        在爱丽丝的带领下,邓肯很快便来到了存放腌鱼的地方。

        当然,这里早已恢复了常态,十二个木桶整整齐齐地靠墙排列着,看上去不多不少。

        邓肯却仍然表情严肃,目光扫过整个舱室。

        在他的目光所至之处,丝丝缕缕的幽绿火焰如幻影般在空气中明灭起伏,在地板和墙壁的缝隙间悄然游走,整个房间仿佛被笼罩在一层由灵体火焰交织而成的幻雾之中,在灵界与现实的夹缝中切换着。

        他在探查这里是否有残留下来的“痕迹”,是否有什么不属于失乡号的东西曾进入过这里。

        爱丽丝报告的情况听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大事,在充斥着奇诡异物的幽灵船上,一个不在“名单”中的木桶显然不值得如此阵仗,但邓肯丝毫没有放松大意的意思。

        因为在无垠海上,再小的异样也必须谨慎面对——尤其是在失乡号上,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邓肯已经从昨晚的事件中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气息,今天与山羊头的交流以及阿加莎的汇报则让他愈加察觉到一件事——

        这艘船,状态好像有点不对劲。

        它并没有脱离自己的控制,但邓肯总觉得,这艘船上在出现一些自己不熟悉、不了解的“细节”。

        要么,是失乡号某些隐藏的秘密正在逐渐向自己揭开面纱,要么,是这艘船的某些部分真的在逐渐脱离自己这个“船长”的控制。

        在丝丝蔓延的灵体火焰浸润下,邓肯感觉到自己与失乡号之间的联系在逐渐增强,而这艘船的每一丝细节也开始映射在自己的头脑中——甲板,桅杆,风帆,复杂的绞盘与缆索,甲板下的舱室,以及那浸泡在无垠海中的、朦胧混沌的部分。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对这种感觉当然并不陌生,在迅速完成了感官的适应之后,他便任由自己的感知与这艘船融为一体,并继续向失乡号的深处蔓延。

        厨房所处的舱室并无异状,附近的舱室和更深层的地方也一切正常。

        丝丝缕缕的辉光浸润在失乡号深处,如某种信号流般在这艘船各处流淌,它们最终汇聚至船长室,汇聚在一个醒目的“焦点”上。

        那是山羊头所处的位置,是这艘船此刻的控制中枢。

        邓肯的“视线”在那个焦点上停留了很长时间。

        看上去也是一切正常。

        邓肯缓缓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但他留了一点火焰,在黑暗的最深处。

        与此同时,在收回对整艘船的“注视”的过程中,他也不断留下“火种”,让它们停留在失乡号的各处。

        爱丽丝带着些许担心,在旁边眼睛不眨地看着船长,过了好久,她才看到邓肯的目光动了一下,于是赶紧凑上去:“船长,船长,怎么样?您发现什么了吗?”

        “船上并没有异常——别担心,”邓肯慢慢露出一丝笑容,伸出手按了按爱丽丝的头发,“可能是有些空间错位或光影错乱之类的‘小毛病’,我会处理好的。”

        爱丽丝其实没听明白,但还是半懂不懂地点了点头:“啊……哦。”

        邓肯则在简单宽慰了一下人偶小姐之后把目光投向了旁边不远处。

        两米外的一根柱子上,挂着一盏带有玻璃灯罩的油灯,现在它的灯罩表面正悄然浮现出阴影与雾交织成的光影,阿加莎的身影随之出现在那层玻璃中。

        “注意关注灵界中的倒影,”邓肯对她点了点头,“如果有什么东西‘越界’了,不要擅自处理,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会立即回来。”

        阿加莎低下头:“我明白,船长。”

        爱丽丝的目光在邓肯和阿加莎之间转来转去,看了几圈之后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那咱们还是要去城里吗?”

        “无名者之梦的影响正在轻风港中扩散,我估计要解决问题还是得先在城邦中寻找线索,”邓肯点了点头,“而且我还有许多问题想要在城邦中验证一下……你要留在船上?还是跟我一起?”

        爱丽丝想了想,又回头看了看厨房里那些熟悉的“朋友”们,短暂的迟疑之后,她还是转过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一起去城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