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系统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定州让巧薄,邛邑斗轻坚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定州让巧薄,邛邑斗轻坚

        像是提梁杯和省油灯,戴开林先生在《川蜀古陶瓷提梁器鉴赏》就有提到。

        “在浩如烟海,丰富多彩的川蜀古代陶瓷中,有许多造型奇特,构思巧妙,匠心别具而特有的器型,如唐宋以邛窑为代表的窑口生产的各式提梁器,其中包括提梁罐、提梁壶和提梁杯。”

        提梁杯的产生与注子一样,应该与当时的斗茶之风盛行有关。

        至于省油灯,陆游的《老学庵笔记》和《斋居记事》中都有记载。

        “宋文安集中有省油灯盏诗……一端作小窍,注清冷水于其中,每夕一易之。寻常盏为火所灼而燥,故速干,此独不然,其省油几半。”

        《景镇陶瓷词典》也说:“省油灯,一种节能的油灯,唐代川蜀邛崃窑创烧。”

        可见省油灯当为“节能减排”的最早范例。

        唐代瓷器以单色,主要是青瓷、白瓷为主,也有装饰手法更富变化的越窑“秘色瓷”。

        但在低温陶器上却交错使用白、黄、绿及蓝、褐、赭等艳丽的色彩,斑驳淋漓,变化多姿。

        这种在一件陶器上,使用三种以上色彩的作法,在安阳北齐范粹墓、py李云基墓即有出土。

        但唐时的“三彩”更为明艳富丽、光洁莹润,被称为“唐三彩”。

        这种釉彩及施釉方法,对海外陶瓷艺术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特别是霓虹和朝韩就是在吸收、融合“唐三彩”的基础上,成功地创制了“奈良三彩”和“新罗三彩”

        邛窑和其它窑口一样,其釉彩及装饰手法,同样具有唐时华丽而典雅的审美倾向与趣味。

        】

        但又自有发展的“节奏”与特点。

        大约在2007年的时候,文物和公安部门,因举报追回一件从建筑工地违法购买的唐代褐绿双彩卷草纹钵。

        其典雅的造型纹饰,与精美的釉下双彩,实属邛窑的经典之作。

        虽然釉下彩早在两晋时期的越窑就已出现,但邛窑却于兼收并蓄中,最早创制釉下双彩技术。

        这让这座窑口,成为唐代邛窑器生产最为突出的成就之一。

        这对后世的青花、斗彩等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当时,邛窑除了采用点状、斑块褐彩或绿彩等釉下装饰外,还出现了刻划和模印纹饰之类的手法。

        并在与其它窑口,及金银器生产工艺的交流中,变得更为精致。

        普遍流行的各种草叶纹饰,具有写实而又灵动的风格。

        在以没骨画法随意的勾画点染,及色彩的浓澹变化中,带有一种现代“书写”的美学意味。

        而“临邛”杯、“蜀”字罐,更让人在浓郁的乡土文化气息中,触摸到了历史的厚重之感。

        这一时期,对邛窑瓷器胎体的缺陷,多用半黄色或灰白色的化妆土来遮盖。

        先以其涂抹胎体表面,再装饰、施釉,使得瓷器胎釉结合更加紧密,釉面更为光洁美观,具有玻璃的质感。

        其釉色的品种,也是进一步丰富,开始出现了乳浊釉。

        另外,贝德福先生在《邛州古窑址》一书中还提出,邛窑“深紫釉陶如钧窑”的观点;

        葛维汉先生的《邛窑陶器》又提出建窑“天目”瓷,可能始于唐代邛窑的观点。

        耿宝昌先生也认为,邛窑有“天目釉”;

        川蜀工艺美术大师、邛窑“非遗”传承人何平扬先生,经过长期研究,也曾烧制出天目釉作品。

        学界虽有不同观点,但也充分说明邛窑釉彩的丰富与多变。

        “邛三彩”出现在晚唐五代,以黄釉为主色调。

        釉下装饰褐绿双彩,色彩鲜艳、釉色明亮,成为邛窑发展史上的又一突出成就。

        耿宝昌先生在《邛窑古陶瓷研究》序中说:“高低温釉下彩、三彩更是‘邛窑’的代表作品,均较早烧制成功,其工艺传播于江南诸名窑。

        而又湖沙市的‘铜官窑’受其影响最深,因之两窑产品颇为相似,成为姐妹艺术,堪与其周边名窑相媲美。”

        邛三彩晚于北方唐三彩,但其以高温三彩为主,多为日常生活用器。

        这与唐三彩的低温三彩和多作明器不同,因而在传播中更受青睐。

        在五代时期,还以民窑的身份进入了官方视野,接受官方的定烧。

        在邛窑考古发掘中出土的“乾德六年二月上旬造官样杨全记用”印模,造型和纹饰规整、雅致,是全国最早的瓷器“官样”实物。

        这说明至少在前蜀王衍时期,邛窑即有官方瓷器生产,应该还有官府或宫廷对其进行管理。

        从十方堂邛窑5号窑包发现的唐代建筑遗址的规模及形制来看,或许就是当时官府管理瓷器生产的一个建筑用房及机构。

        青瓷是唐宋时期瓷器的代表,其美感和品质都较白瓷优秀,后来逐渐为青花、粉彩、珐琅所取代,已不常见于今天。

        但青瓷却在南朝得到继承与发展,成为了“国宝”。

        当年,青瓷产品也是邛窑产量最大的瓷器品种,同时还兼有白瓷的生产。

        尤其是瓦窑山生产的白瓷,在品质上是周边窑口中最为精美的。

        杜甫在《又于韦处乞大邑瓷碗》中写道:“大邑烧瓷轻且坚,扣如哀玉锦城传。君家白碗胜霜雪,急送茅斋也可怜。”

        邛窑白瓷胎薄、质坚、音脆、类雪,与刑窑白瓷相似。

        直到元代诗人吴来还赞叹:“定州让巧薄,邛邑斗轻坚。”

        一座千年窑口,蕴藏的技术实在是太多了,只是这几句诗文,就描述了多少技术难点?

        不说斗轻坚,就说釉色,白釉、青釉不提,因为这是基础。

        难点的就是铜红釉,这种釉色陈文哲已经算是完美掌握。

        只不过,铜红釉的变种还有很多。

        以含铜物质为着色剂,经还原焰烧成的红色釉。

        这说着十分简单,但自古以来,这种鲜艳红色的烧成非常难得,往往由窑变形成。

        再就是馒头窑,由火膛和窑室合为一个馒头形的窑炉。

        其火焰自火膛先喷自窑顶,再倒向窑底,流经坯体,烟气从后墙底部的吸火孔进入后墙内的烟囱排出。

        还有“秘色瓷”,这是越窑的显着特色,一是指釉色,即“峰翠”色或翠色。

        其胎多呈灰白色,釉质如脂如玉,清澈碧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