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北宋纨绔:开局狗头铡,包大人饶命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京中暗流 林冲的春天

第三百二十九章 京中暗流 林冲的春天

        几天之后,又是一次朝会。

        包拯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转道了丞相府。

        进门之后,丞相王延龄见他满脸怒气,不由问道。

        “希仁,你这是何为?”

        包拯面目冷肃地拱手道:

        “王相,包某不解,你为何任由那兖王胡来?”

        原来今日的朝会上,王延龄竟然同意了兖王主政。

        如果兖王不带兵进京,包拯还没有这么反感,但兖王现在的做法,直接让他认定为乱臣贼子。

        王延龄是他的老师,所以才直接上门质问。

        王延龄并没有辩解,而是从身后书架上取出一封书信递了过去:

        “希仁,这是官家送来的密信,你看看吧。”

        包拯一惊,连忙道:“前线有消息了?”

        说着,他也没有客气,直接接过信件看了起来。

        看完信后,他大为惊喜道:

        “我大宋竟已大获全胜?陛下也没有受伤?好好好!”

        随后,他满是抱怨道:

        “为何王相不公布捷报?”

        “若有此封捷报,兖王怎敢作乱?京城也不会人心不稳!”

        皇帝虽然没有把曹斌派回京城平乱,但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

        最少要给可信的臣子一点信心,免得他们不知所措。

        因此信里也并没说明皇帝受伤的情况。

        王延龄摇摇头道:

        “就因为如此,本官才妥协退让,一旦让兖王得知消息,我怕他会狗急跳墙。”

        “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提前准备,待陛下大军返回,一举将兖王擒获。”

        他也是没有办法,看着兖王越来越强硬地态度,若是再不退让,恐怕兖王会直接逼宫登基。

        而且他的猜想并不差,如果不是突然收到皇帝返京的消息,恐怕兖王已经采取强硬手段了。

        不过这也怪他先前不够果决,在传出皇帝兵败受伤的谣言后,李昭明就曾来请示,打算全城戒严。

        只是他怕影响太大,没有做出快速反应,以至于错失先机。

        皇帝临走之前让他临时兼任枢密使,若没有他首肯,就算殿前都指挥李昭明也不敢随意调兵。

        “王相,你打算如何准备?”

        见到皇帝书信后,包拯也放松下来。

        王延龄沉吟了一下道:

        “希仁来的正好,你拿着我的手令,去见李昭明,先让他暗中整顿殿前司,准备接应陛下。”

        包拯点点头道:

        “包拯明白了,我这就前去。”

        出了丞相府,立刻让蒋平等人护着他前往忠武候府。

        李昭明是老国舅李继隆之子,姑姑是太宗的皇后。

        他自己虽然不太出名,可他爹却是百战名将。

        太宗时期,李继隆纵横沙场,几乎战无不胜,称为大宋第一名将也不过分。

        什么西夏李继迁、李德明,被他打得跟孙子似的。

        连耶律休哥也做过他的手下败将,可惜死得早点。

        李昭明现年四十五岁,一直担任殿前司都指挥使。

        这是个从二品的差遣,级别最高的实职武官,也是曹斌的顶头上司。

        由此可见皇帝对他的信重。

        不过这次他被辽兵伏击,也只得卧病休养了。

        包拯见他包得严严实实,不由皱了皱眉道:

        “忠武候,你的伤势要紧吗?”

        李昭明见包拯来访,就知道有紧要的事,连忙起身活动了几下道:

        “包大人放心,我还能动,是不是王丞相有事吩咐?”

        包拯含糊道:

        “兖王这些日子有些过分,不知忠武候能否控制驻京禁军?”

        虽然李昭明一向忠心,但他也没有把皇帝的消息全然告知,只是含糊地询问起来。

        李昭明却没有犹豫,直接说明了禁军的情况:

        “神卫、龙卫二军指挥使与兖王走得很近,不过李某手中还有五千多人......”

        神龙二军与捧日、天武,都是禁军上四军,其中捧日军和天武军被皇帝带在身边,龙卫神卫二军则驻守京师。

        包拯闻言点点头道:

        “既如此,忠武侯可做些准备......”

        待包拯离开,李昭明马上召集了手下心腹。

        狄青、杨志、林冲竟也在其中。

        杨志林冲二人,本在帮助曹斌整顿了襄阳军务之后,就被送到了西南前线在狄青帐下听令。

        直到一个月前,彻底结束西南匪乱,他们才同狄青一道回京述职。

        途中恰好碰到李昭明兵败,被辽人追杀。

        三人拼死相救下,李昭明才保住性命,林冲还因此中了一箭。

        李昭明与心腹众将商量完抢兵夺权的事,就把众人打发走了,却单独把林冲留了下来。

        他上下打量好久,才沉吟道:

        “林将军,凭你的武艺,混在地方上有些屈才了,不如跟在本将身边如何?”

        林冲闻言,不由犹豫起来,不知要怎么回答。

        李昭明笑道:

        “我知道你家中妻室被曹斌那小子霸占了,这样吧,我与你说一门官家小姐如何?”

        林冲连忙道:

        “多谢李指挥眷顾,不过糟糠之妻不下堂,林某已经娶妻,这......不太好。”

        李昭明哈哈大笑道:

        “好,林将军果然是个念旧情的,放心,以后你就在我身边为将。”

        听到林冲的回答,他就更加放心了,既然他如此在乎正妻,想必对曹斌的怨念不会轻易消除。

        这样的话,他用起来才安心。

        虽然他现在与曹斌站在同一条战线,但收拢别人的门下总要小心。

        这次神龙二军指挥使就是个教训。

        林冲道谢之后,满脸纠结地向忠武侯府外走去。

        刚刚转过墙角,就见杨志正握着刀柄,狠狠地盯着自己。

        见他杀气腾腾的眼神,林冲不由吓了一跳道:

        “杨兄,你这是为何?”

        杨志嘿嘿冷笑道:

        “怎么?攀上李昭明的高枝了?”

        林冲毫不怀疑,若自己回答不好,杨志真会拔刀砍了他。

        于是连忙摆手苦笑道:

        “老兄误会了,侯爷一向对林某照顾有加,林某怎么会轻易改换门庭?”

        随后又有些不好意思道:

        “何况我妻已经怀有身孕,并与侯爷家张姨娘定下约定,要收我儿为义子.......”

        其实早在他被高俅陷害时,就已经写下休书,与张贞娘断绝了关系。

        他再怎么“霸道”,也总不能不让前妻嫁人。

        所以在他心里,压根不存在曹斌霸占妻子的说法。

        而且自从投靠曹斌之后,对方也没有亏待过他,凡有立功升官的机会,并不曾漏下,他哪里愿意轻易改换门庭?

        杨志这才缓了缓,将宝刀入鞘道:

        “你老兄倒也是福气,看来我也该迎娶一房妻室了......”

        说着,他眼珠转了转道:

        “你没有严词拒绝李指挥吧?”

        林冲摇头道:

        “没有,李指挥如此看重,林某没好意思断言拒绝。”